您好,欢迎访问大冶生活网 |注册 下载手机客户端

大冶市

更换城市
首页>> 自媒体频道>> 实时报道>> 头条>> 电视连续剧《青铜魂》剧本连载(二) 编剧:郑国需

热门资讯

电视连续剧《青铜魂》剧本连载(二) 编剧:郑国需

查看:50069作者:大冶生活网   2019-08-14 09:57

·

·

电视连续剧《青铜魂》剧本连载(二)

编剧:郑国需

·

·

第一集

浑厚的音乐,映出古战车的画面。

推出人物表。

山路上。

两骑快马疾驰,前面一骑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英武青年,他右边脸上有颗明显的黑痣。后面一个年轻将领。

两骑绕过山坳,奔向国都丹阳城。

丹阳城门外。

七八个守门将士开门在外面两边伫立,等两骑人马走近,一齐躬身行礼。

守门将官:“小人恭迎公子和大山将军荣归!”

那右脸有痣的青年人正是熊渠的二儿子挚红。挚红与大山下马缓步而走向门洞,向众士卒挥挥手。

挚红:“大家辛苦了!”

众士卒:“我们不辛苦,是公子与将军一路风尘。”

挚红:“军中的兄弟们都好吗?”

守门将官:“托公子的福,都好。”

挚红:“我和大山将军去镐京朝贡有四十多天,今日有王命在身,要进宫去向我父侯回禀,以后再来军营看望各位兄弟。大山,我们先进宫!”

大山:“是。”

守门将官牵过两匹马,大山取下马上的行装,同挚红一道进城门。

楚宫。

熊渠与他夫人申后中间席地而坐,背后是一幅古图腾的壁画。两旁席地而坐的是熊达、巫贝、挚红、熊延和大山。

熊渠哈哈大笑说:“可笑、可悲;真是可悲!挚红,你刚才只给我和你母后讲了,现在再讲给你叔祖和你哥哥弟弟听听。”

挚红向熊达欠欠身:“孩儿专照父侯和叔祖的训示,我和大山带着我楚国的国书和玉帛特产去镐京朝贡,因临走以前叔祖教诲过的,我熊氏祖先本不是姬姓亲宗和开国功臣,加上前年和去年都没有去朝贡周天子,凡事小心在意,不敢妄为,诚惶诚恐地依照周公礼法进镐京,碰到的第一件事我就吓得不得了。”

熊达:“什么事令你如此害怕?”

挚红:“孩儿是一介武夫,不比哥哥巫贝,我原先以为周天子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,通过了朝门,递上了国书和礼物,再进宫上阶台去准备拜见他,不料走下来一个瘦小老头儿,来拉着我的手连说:谢谢,谢谢你们楚国。哥哥、弟弟,你们以为是谁?他,就是周夷王天子!哈——哈哈哈!我想起来现在还好笑!”

挚红讲得满座皆笑。

熊达气愤的以手捶地:“哀哉!哀哉!君臣不分,礼法丧尽!”

大山:“上柱国将军,真正哀哉的事还在后面呢!”

熊达手捋白须:“哦?”

大山:“我和挚红公子去,正赶上一件悲惨的事过后不几天。”

熊达:“公事?”

大山:“周室王朝宫中的财富本来极多,那夷王天子不满足,决定要铸造几件青铜器作祭祀用,可是没有铜,王朝周围几个大诸侯他不找,偏偏找齐国的国君齐哀公,说是齐国的祖先是姜太公,为王朝的建立功劳最大,也要齐哀公学他的祖宗姜太公一样,再立一次功,叫齐哀公送青铜到镐京,要做什么克壶、克钟(注:郭沫若考证,克壶、克钟铸成于周夷王十六年)”

熊达:“唔,后来呢?”

挚红:“原来那齐国国君王齐哀公是个庸碌之人,极其喜爱打猎,齐国 纪国的关系又不好,那纪侯去告诉周夷王,说齐哀公无视天子王法,将进贡镐京的青铜拿去做了车子,做了箭头,不朝贡周天子,成日游猎。周夷王将齐哀公骗到镐京,用油锅煮死了,说是做给天下诸侯看的。 这件残暴之事引起诸侯不满。我们不知道,去朝贡他,他又假惺惺地下阶迎接。周礼乱了套,国运不长久了。”

熊达气恼地只是摇头。

熊渠:“挚红讲的对,周室王朝的国运肯定不会长久。巫贝,你分管的事办得如何?我们可不能学习齐哀公成天游乐,我们要富国强兵。”

巫贝:“孩儿尊照父命,早已发出了第三道告示,凡是愿意 外出行商作贾的楚国人,一律开关放行,如果有人能到别国去为楚国换为青铜,是奴隶的解除奴隶身份,不是奴隶的免去三年刑役,功劳大的人还可以被封官,分田产。这个告示发出以后比前面两次更有效果。近月来,已有十几伙山民、船夫换回了不少铜材,也有少量的兵器。孩儿准备清理以后全部交付兵营。三弟也是在帮忙办这件事的。现在二弟回来了,人手就更多了。”

挚红:“哥哥,我这次去镐京,虽说是朝贡,主要也是想去看看镐京的气势和中原一些诸侯国的军备,他们比起来,“筚路蓝缕”这四个字的精神,我们这代人不能因循守旧,而应该发扬光大才是。他们的战车和兵器比我们强多了,如果不加紧制造,打起仗来我们会吃亏的。”

巫贝:“这个道理你我兄弟三人都明白,就是那铜材太宝贵了。”

熊延:“为什么那铜就出在别的国土上而我国没有!”

熊渠:“巫贝,我国的山民、船夫是拿些什么东西,又是到哪此国家去交换的呢?”

熊达:“是呵,我也想问问呢。”

巫贝:“回父侯和叔祖,他们都是用本国的山货、药材,到江汉以东的庸、濮、邓、黄等国去交换。据说那几个国家都是平原地带,山货、药材都奇缺,但是也不生产青铜。换回来的青铜也很贵。”

熊渠:“唔,这都是领近几个国家,而且我国南下、江东的山区边界比他们还远呢。他们为什和不去更远的国家,或者去找到一个生产铜的国家换呢?”

巫贝:“我也是这么交待他们的,还有几伙人没回来见我,看他们这次跑得怎么样就知道了。”

熊达:“贝儿,你不是有个助手叫浮立的人吗?他回来了没有?”

巫贝:“回叔祖的话,是有个叫浮立的人,他原来是个奴隶前年为他解除了奴隶身份,他去做生意,有一妻一妾。此人为事很卖力,也很精明。出国四次,换回了三次青铜。”

熊渠:“不错。你们三人都要懂得一个道理,施惠于民,民则拥之。这些人过去都是奴隶,我们将他解脱了,他们就会感恩报德,会为国家做事。而今周王朝在西北带很残暴,民怨沸腾,迟早会出乱子的。我国自你祖父留下遗训,对内要爱民,对外要和交,几十年来才使我国逐渐强大起来了。”

熊延:“我看有些奴隶生下践命,非要人管住他,现在有的奴隶我们给他解除了身份便跑了。”

熊渠连连摇手:

“不足为怪,不足为怪。当今江汉各国,只有我楚国开始这样做,让他们跑出去看看也好,也许别人抓住他做奴隶他后悔呢!那个浮立就不跑嘛,他有了老婆,有财产,他还跑出去干什么呀?巫贝刚才不是说他出国四次换回了三次青铜吗?哎,巫贝,这一次为什么没有换回呢?你问他没有?”

巫贝:“孩儿只知道他是今天早上回来的,还没有来见我,据说没有换回青铜。”

熊渠:“唔!也许有别的原因,你可以派人去找他。”

巫贝:“孩儿这就派人去。”

浮立家。

浮立解除奴隶以后,受到世子重用,也因换铜发了财,有一妻一妾。这次出国没有换回青铜,满腹心事,同妻妾三人对饮喝酒。浮立显然有些醉意。

浮立妻:“大哥,莫再喝了,你还要去见世子呢?”

浮立:“嗯,世子从来不责备我喝酒。只是这次空手回来,我对不住世子。”

浮立妻:“谁说你空手回来的?给我们姐妹带回来这么多、这么好的麻布、裙料嘛。”

浮立妾:“是呀,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白的麻布,还有铜簪儿、玉坠儿,嘻——嘻,真好看。”

浮立:“光是给你们带回来东西有个屁用?”

浮立妾:“怎么没有用呀,是你的心意嘛。”

浮立妻:“妹子说的是嘛,大哥,你远道出门,虽有异国浓茶,却也没有忘记家中淡水。来来,大哥我再敬一杯家乡之水,祝愿你下次出门顺水行舟,万事如意!”

浮立接过一饮而尽。愁容满面说:

“家中水味虽淡,你们对我的情意却浓。只是——唉”

浮立妾:“唉什么呀大哥?想必是你到江汉各国去见了很多漂亮女人,回来看我们姐妹很不顺眼是不是?”

浮立不理小妾,又灌了杯,对妻说:

“别说漂亮女人了,我今天不敢去见世子就是为了这件事,为了美女。”

浮立妾:“大哥,这么说你真的在外乱搞女人了?真的嫌我们姐妹长得丑了?”她几乎欲哭了。

浮立:“是的,哼,是嫌你们丑了。你们为什么不是美女?为什么呀?你们不是美女变个猴子也可以!”

浮立妻大惊:

“大哥,你莫是真的醉了?我们二人虽是蒲柳之姿,却对大哥你是一片真情。你从来没有说这种话的。你在外面要有新欢,带回家来我们也不反对,只是不该这样辱没我们姐妹。”

浮立妾:“姐姐,大哥他真的变了,不爱我们了。”

浮立一顿脚:

“你们别牛筋扯到马胯,我没有说不爱你们。只是说你们为什么不能成为美女!或者——嗯,或者不成美女便成猴也行。天那,我为什么没有美女?”

两个妻妾泪流满面,不知所措。

门外进来两个巫贝派来的宫差。

宫甲:“浮立,你捣什么鬼?什么美女猴儿的?”

浮立妾:“二位大人来得好,我家大哥喝醉了,说我们长得丑,不是美女,要我们变猴子哩!”

宫乙:“浮立你放屁!这么漂亮的两个老婆你还不满足,你要猴子做老婆吗?我隔壁一家有只大母猴明天去牵来和你睡觉,怕你吃不消哩!哈——哈哈!”

浮立马上清醒了许多。说:

“二位请坐,莫听她们乱说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宫甲乙:“我割你个吊!敢当面撤慌。我明明听你说要猴子做老婆。走走,你回丹阳不拜见世子,都在家胡闹,世子叫我们来请你去。”

两宫差扯浮立出门。身后仍有浮立妻妾的抽泣声。

世子巫贝的客厅。

浮立:“小民浮立拜见世子!”

巫贝:“好你个浮立,回丹阳不来见我先喝酒,一身酒气。你这次出国换回了多少青铜?”

浮立:“小民这次出国空手而回,不敢见世子,刚才是喝了几杯酒,请世子莫怪罪。”

巫贝:“好,我不怪罪你。只是刚才我听两个宫甲说,你在家发老婆的脾气,说什么她们长相丑,不是美女,叫她们去变猴子,真有此事吗?”

浮立:“小民喝了几杯闷酒,是这么说的。”

巫贝大怒:“好呀,浮立,这么说你真的乱搞女人了,解除了你奴隶的身份,让你做生意,发了财,找了一个老婆又找一个妾,你还不满足!你忘记了自己过去是奴隶,我白白地用你一场!”

浮立拜伏于地:“请世子息怒,小民不是那种人。”

巫贝:“那你说,你为什么?为了什么呀?”

浮立:“只为小民这一次空手回来很苦恼,我没有美女,没有猴子,就换不回青铜。”

巫贝愈怒:“你小子越发放肆,我怎样对待你?楚国怎样对待你?要我们再给你美女玩乐你才去换青铜,我那来的美女?放肆,太放肆了!来人哪!”

二宫甲进来,巫贝气愤地说:“给我将这忘恩负义之人拖出去打!”

浮立慌了:“世子息怒,世子息怒,我的话没说完。”

巫贝:“还让你说?你今日要美女,再让你说你还要当国君啰!哼!”

浮立:“小民说的是没有美女和猴子就换不回青铜。”

巫贝怒极反大笑:“你们两个也听着了,我们这个浮立就是会胡扯,这青铜和美女猴儿有什么关系!天大的笑话,哈——哈哈,天大的笑话哟,干碎我让你再说下去,只要你屁股不怕痛,我打死你。说呀!”

浮立:“世子,你误会我的话了,要我说就是从头说起;这美女和猴儿的确和青铜有关系。”

巫贝气愤尤存,哼了一声听他讲:

“小民这次带了一船山货,沿江走得远些,至申、黄二国之东,发现长江南岸有三个小国,一个叫庸,一个叫扬粤,还有一个叫樊国”

巫贝:“嗯,那庸国和扬粤两国很小,我也知道,同我楚国东部边界隔湖接壤,那樊国也听说过。”

浮立:“那樊国虽然也很小,但极为富有,他们富有的原因在于拥有大量的青铜。”

巫贝霍地站起来,反背双手继续凝神听浮立讲:

“小人已经打听到樊国东南有方园几百里的一片山区,周公分封诸侯没有分的南蛮之地,有一座大铜山,出产非常多、非常好的铜矿。樊国国君派他的太宰樊胡作工正长官在那里挖矿、练铜。他们有了这座宝山,有了这么多的铜,便同邻国换取他们所需要的东西。”

巫贝眉毛上扬,喜形于色:“说,你说下去。”

浮立:“小民知道了这些消息,便找到了那樊国的国都樊口,送去了一船山货,可是山货他们国家也有,我问什么东西可以同他们对换青铜,樊国人告诉我,他们的老国君去年死了,新国君昏庸无道,将产出的青铜叫能工巧匠铸成很多宫廷用的器皿,鼎炉之类,少量进贡周王室,大量的用来同别国换车马、换衣饰、粮食

关注大冶生活网

会员打赏列表

文章回复

上传更多图片
copyright 2013-2113 www.dy071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冶生活网版权所有 - 技术支持:大冶创意网络 鄂ICP备14007640号